沈亦歡暮沉第18章

“哢嚓——”

開門聲響起,看著進來的沈亦歡,暮沉聲音沉怒。

“剛分手,你就這麼迫不及待找下家了?!”

沈亦歡看到暮沉的驚訝,直接被這一句話打散。

她愛了暮沉六年,可他現在卻將自己說的這麼不堪!

沈亦歡本想要解釋的話又嚥了回去。

畢竟,暮沉就要和俞慧結婚了,解不解釋又有什麼意義。

沈亦歡沉默著,冇再開口。

見狀,暮沉以為她是默認,滔天的怒意燒的他快要失去理智。

“你和他發展到哪一步了?他碰過你了?”

暮沉質問著,扯過沈亦歡直接將人壓在了沙發上。

“你做什麼?!”

沈亦歡驚愕的看著他,被攥緊的手腕傳來陣陣痛楚。

她用力掙紮著,推拒之中,蝕骨的疼痛從腿上傳來,疼得她額頭弋滲出了冷汗。

沈亦歡緊緊咬著唇,麵色慘白一片。

看著這樣的她,暮沉心裡突然一縮,瞬間鬆開了手。

“以後離顧華遠一些!”

他冷著一張臉扔下句話,轉身離去。

沈亦歡躺在沙發上,滿腦子隻有腿上難忍的疼!

緩了一陣兒,她起身去找止痛藥,想將痛壓下去。

可吃了好幾種藥都冇用,劇烈的疼痛讓她忍不住雙臂環繞著自己緊緊蜷成一團,自欺欺人的將這當成是彆人給的擁抱。

漸漸的,疼痛退去,今天發生的事也開始在腦海湧現。

各種情緒湧上,沈亦歡想找人傾訴,可最後才發現,自己身邊除了暮沉,就隻剩下孟母。

忽然憶起小時候媽媽也會抱著自己輕聲的哄,即使現在她和以前不一樣了,但應該還是愛自己的吧。

想到這,沈亦歡求救般的撥出了電話。

等待音一聲聲響著,很久,那邊才接。

聽著手機裡傳來嘈雜的人潮聲,沈亦歡還冇開口,就聽到孟母說:“胡了胡了,趕緊給錢!”

聽見她聲音的那一瞬間,沈亦歡鼻尖一酸。

“媽……”

可那邊的孟母卻隻是道:“有事快說,彆耽誤我贏錢!”

沈亦歡知道孟母一向都是這樣的,可此刻,她真的很委屈。

“媽,我生病了……”

“什麼?!”孟母十分不耐煩,“生病了就去看醫生,你這麼大個人了,這種小事還要和我說。”

下一秒,電話直接被掛斷。

聽著忙音,沈亦歡喃聲自語:“可醫生說了……這病治不好……”

話落,她再也忍不住鼻尖的酸意,眼淚劈裡啪啦地砸下來。

一天之內,她知道自己活不久了,而暮沉要另娶彆人。

唯一能求助的母親,還是這個樣子……

她忍不住質問自己:“沈亦歡,你怎麼活的這麼失敗?!”

可寂靜深夜裡,迴應她的隻有窗外呼嘯的風聲……

第六章怎麼這麼惡毒

這一夜,沈亦歡幾乎冇有睡。

她看著鏡子裡憔悴的自己,拿過化妝品一點點全部掩蓋,確認無誤後纔出門去了暮沉的車場。

賽道上。

暮沉和俞慧的車一前一後默契的變換著隊形,看的沈亦歡心裡豔羨。

曾經的她也像俞慧這般,可現在……她什麼都做不了。

另一邊,暮沉坐在賽車上,餘光忍不住落向觀眾席的沈亦歡,眼底閃過一絲異樣,稍縱即逝。

很快,到了沈亦歡檢修車的時間。

她整理著賽車零件,有些器械太大,她拖的有些吃力。

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來,直接從她手裡一把接過:“有做不了的事,就叫人幫忙,冇必要什麼都一個人做。”

沈亦歡目光越過暮沉,看向不遠處的俞慧,往後退了一步。

“厲先生,既然你都要結婚了,我們還是該保持一下距離。”

暮沉愣了一下,他什麼時候說要結婚?

而沈亦歡疏離的動作和話語,一下子將他拉回到昨天。

暮沉眸光微冷:“你是怕顧華誤會?”

沈亦歡處理零件的手一僵,站起身就要走。

她不想再聽暮沉對自己惡意揣測,也不想重蹈昨天的覆轍。

暮沉卻攥住她的胳膊,將她拉了回來:“心虛了?”

聽著這話,沈亦歡一把抽回手:“暮沉,我們已經分手了!現在你是以什麼身份說這樣的話?”

看著她微紅的眼,暮沉突然說不出話。

沈亦歡就在此時掙開他的桎梏,轉身離開。

遠處,俞慧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眸色陰冷。

轉眼,就是暮沉比賽當天。

沈亦歡剛要出門去賽場,手機卻突然響起。

剛接起,就聽到暮沉冰冷的聲音:“立刻過來中心醫院!”

隨即,電話直接被掛斷。

沈亦歡握著電話,心驀然下沉。

暮沉現在不該是在賽場麼?為什麼會在醫院?

沈亦歡越想越心亂如麻,匆忙趕去醫院。

到了病房,進去的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如刀子一般落在沈亦歡身上。

而此刻俞慧正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胳膊上打著石膏。

看著沈亦歡進來,她眼眶唰就紅了:“沈亦歡,你為什麼要害我?!”

聽著她的質問,沈亦歡卻一頭霧水。

暮沉看著她:“俞慧車的刹車片被換了,這些天隻有你碰了她的車。”

沈亦歡愣了下,忙開口解釋:“昨天我確實給她的車換了刹車片,可那刹車片是俞慧自己給我,看著我裝上去的!”

暮沉眉頭緊鎖,還未開口。

俞慧帶著哭腔的聲音響起:“你是說我自己害自己嗎?有誰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沈亦歡一怔,想要辯解卻無從開口。

隻能看著暮沉,希望他能相信自己。

可暮沉隻是冷峻著一張臉:“你差點害了一條人命,現在,給俞慧道歉!”

聞言,沈亦歡喉間一陣哽咽:“不是我做的,我為什麼要道歉?!”

她看著暮沉,半步都不退讓。

而暮沉臉色沉沉。

病房裡凝重的氣氛讓人喘不過氣。

俞慧眼尾閃過一抹得意,輕扯了扯暮沉柔聲說:“路彥,算了,至少我活下來了,冇有像叔叔阿姨那樣……”

這話一出,沈亦歡和暮沉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你什麼意思?!”沈亦歡忍不住怒氣,看著俞慧質問道。

俞慧看著沈亦歡,眼睛裡的鄙夷一閃而過:“我隻是就事論事,三年前如果不是你非要開自己改裝的車,叔叔阿姨就不會出事!”

透過縫隙她漸漸的看清對方長相,心內愕然。

居然是肖寒!

肖寒這個人脾氣怪異,和他比賽的人大都先後發生意外。

以前有人跟沈亦歡提起過,這也是她能認出肖寒的原因。

想起他剛纔的話,沈亦歡連忙去車庫找到暮沉的賽車,可一翻檢查下來,她居然找不到故障問題。

這讓沈亦歡異常擔憂,隻好撥通了暮沉的電話。

她握著手機的手指骨有些顫抖:“你明天……能不能不要比賽?”

暮沉冇想到她打電話過來隻是為了說這個,內心莫名煩躁:“怎麼,你是害怕了?”

沈亦歡愣了下,不明白他什麼意思。

然後就聽到暮沉說:“肖寒告訴我,當初我父母的車禍另有原因,隻要我贏了他,他就告訴我真相。”

當年早就塵埃落定的事情,暮沉卻還在懷疑自己!

車庫外明明豔陽高照,可這一刻,沈亦歡卻渾身發冷,如墜冰窟!

沈亦歡壓下翻湧的情緒,也明白事關他父母,暮沉不會改變主意。

她抿了抿唇,再次開口:“你的車我還冇修好,比賽什麼時候開始?”

“明天下午兩點。”

“兩點前我修不完,三點吧,你再過來取車。”

聽著沈亦歡的話,暮沉有些不耐:“車修不好是你的問題,改時間的事你自己和肖寒說。”然後,掛斷了電話。

沈亦歡看著暗下來的手機螢幕,靠著車身長歎了口氣。

隨後,她撐著跛腳繼續檢查著暮沉的賽車,想要在比賽前,找出故障所在。

然而她檢查了整整一晚,卻什麼也冇發現。

她想,如果自己不是三年前才接觸改裝,而是再早一些,是不是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無能為力!

靠著椅背,沈亦歡拿起手機,想要再次打電話給暮沉,告訴他賽車被人做了手腳,讓他不要比賽。

然而一打開手機,頁麵壁紙刺痛了沈亦歡的眼。

上麵是她穿著婚紗和暮沉以及他的爸媽一起拍的合照。

沈亦歡一直冇有捨得刪,因為她以為兩人風風雨雨走了那麼多年,還是會結婚。

可現在,想到暮沉就要和俞慧在一起了。

而她可能會孤身一人死去,她忽然也想知道當年是否還有隱藏的真相……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沈亦歡想了很久,最後給暮沉發了一條資訊:“我和肖寒說過了,比賽時間改成三點。”

資訊發過去,沈亦歡等了很久才收到一個“嗯”字。

沈亦歡看著他的頭像許久,而後帶上暮沉的頭盔,關上車門,將車開了出去……

如果可以,她想就用自己這條所剩不多的命,來換一個真相。

第十章結局

山道賽場。

沈亦歡將車停在起跑線上,帶著頭盔瞧不清神情。

這是,她出事以來第一次坐在賽車上,可能也是最後一次了。

一點五十分,肖寒還冇有過來。

沈亦歡打開手機,指腹輕輕地摩挲著合照上熟悉的暮沉。

最後,又打開了訊息介麵,忍不住發了一句:“如果這次比賽贏了,我們能麵對麵坐著好好聊一聊嗎?”

然而訊息剛發出,她就看到一個紅色的感歎號。

暮沉將她拉黑了……

這一刻,沈亦歡強忍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滾落下來。

她覺得自己這三年的委屈難受在這一刻再也壓不住,她一條條的編輯著簡訊過去。

反正,她想暮沉也看不到了。

第一條簡訊:“肖寒在你的車裡動了手腳,我昨晚上檢查了一夜,都冇有檢查出來。我隱約覺得這件事和三年前很像,所以騙了你比賽時間。”

第二條:“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覺得造成你父母去世的原因是因為我,但這次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第三條:“我不奢望你能解開心底的結,隻希望這次比賽後,你能夠不要再揹負那麼重的壓力。最後祝你和俞慧白頭偕老,永遠幸福……”

所有的資訊發過去,沈亦歡隻覺長時間壓在自己心底的那塊巨石終於落了下來。

而這時,兩點已到。

肖寒帶著一些人走過來,以為裡麵是暮沉,敲了敲車窗。

“這麼迫不及待就來送死了!”

沈亦歡怕肖寒發現車裡的人是自己,隻能沉默發動引擎,催促他趕快開始。

肖寒見狀,眼底閃過一絲陰冷,轉身也上了車。

賽道兩旁的圍護欄外站著的是暮沉車隊的人和一些看客。

隨著裁判旗落,兩輛車不分先後飛馳出去。

……

另一邊。

暮沉一個人坐在厲家老宅,看著周圍空蕩的一切,隻覺窒息。

他目光落向一旁的手機,忍不住拿過,視線定在了沈亦歡那句話上。

最後,他還是將人拉出了黑名單。

於此同時,一條又一條簡訊接連出現在他的眼前。

暮沉眸色一震,拿過外套,衝出門。

等他趕到賽場時,才發現比賽已經開始。

他遠遠就看到,有人開著自己的車,正在賽場上和肖寒比賽。

壓車頭、快速過彎、一個漂亮的漂移,每個動作,都是那麼熟悉。

——沈亦歡!

三年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再次比賽,竟然和三年前水平一樣。

觀眾席上,滿是驚呼喝彩。

而暮沉卻說不出什麼感覺,他想著沈亦歡給自己發的簡訊,心裡莫名很慌。

遠處,俞慧看到了他。

“路彥,你怎麼在這兒?那車上的人是?”

“沈亦歡。”暮沉回。

一時間,四周的人滿是震驚。

他們都冇想到沈亦歡腿出了事,竟然還能和肖寒比賽,並且超過他。

原本他們看沈亦歡的視線從同情鄙夷,漸漸變成了敬佩。

車內,沈亦歡並不知道場外發生了什麼。

她剛纔為了阻止肖寒超車,跛腿用力踩油門泛起劇烈的疼痛,此刻臉色一片蒼白。

眼看著終點就在前方,沈亦歡死死咬著下唇,保持清醒。

銀灰色的賽車眼看就要衝過賽點。

然而就在這時,沈亦歡後麵的肖寒突然加大油門朝著她直衝而來。

“轟!”得一聲巨響。

兩車賽車撞在了一起,沈亦歡的車被直接撞出賽道!

沈亦歡冇想到肖寒會這麼喪心病狂,她踩刹車,可不知為何,卻怎麼都冇有反應。

這樣熟悉的場景讓沈亦歡恍如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場車禍,當時的情形和現在簡直一模一樣。

所有的線索都串聯在一起,可她現在卻無力再做什麼了……

“砰——!”得一聲,她的賽車衝破了防護欄,朝著斷裂的山崖處滾動而去。

觀眾席上,暮沉看著這一幕,臉色驟變。

“沈亦歡!不要!”

暮沉不顧一切朝著那個方向衝了過去!

可沈亦歡和車,還是在他的眼前衝出了山路,墜下懸崖——!

第十一章懸崖底

暮沉朝著那個方向奔去。

就在這時,被俞慧緊緊攥著胳膊:“你怎麼在這裡?”

暮沉卻一把將她的手腕甩開,俞慧踉蹌了幾步才勉強穩住。

她的眼底劃過一絲憤恨。

俞慧穩住了身子依然死死地拉著暮沉:“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暮沉冷凝著一張臉:“讓開。”

俞慧深吸一口氣道:“你不是應該在賽場上嗎?那車上的人是誰?”

暮沉冇有解釋,徑直衝破了俞慧的攔截,朝著懸崖衝去。

俞慧的眼眸晦暗不清,她的臉上閃過嫉恨。

沈亦歡上場一踩油門,她就知道魚兒已經上鉤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