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星南司禦第4章

薛渡的情緒卻突然激動了起來,嚴歌頓了頓後,嘗試著上前去將程放攔住,但整個人很快被甩開,“說不了話你就給我讓開!”

嚴歌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動作也直接僵在了原地。

而那個時候,羅斯已經將星南從樓上帶了下來。

“認識她嗎?”程放笑著看著薛渡,“她是林自遠的外甥女。”

“不知道……我不知道!”

隻一眼,薛渡便緊緊的捂住自己的腦袋,尖聲叫喊著!

那猙獰痛苦的樣子讓蘇星南的腳步頓時停在了原地!

而下一刻,程放已經將她拽到了薛渡麵前!

“看清楚了!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她這張臉跟你年輕的時候可謂是一模一樣!這是你在薑城的時候生的孩子!”

“我之前一直以為你是被脅迫,被人陷害的,但如果真的是這樣,你這些年又為什麼一直將林自遠留在這邊?今天我才明白了,這麼多年……你一直將我和父親玩弄在股掌中!”

“不是!不是!”

薛渡不斷的搖頭,情緒崩潰。

星南就愣在那裡冇動。

林自遠……這一切跟林自遠又有什麼關係?

程放到底在說什麼?

“不是?”程放冷笑一聲,將星南的手一把鬆開,“你說這不是你女兒是嗎?好,那我今天就把她一槍崩了!”

第322章客人

槍口抵在了星南的額頭上。

薛渡在愣了兩秒後,衝上來將程放的手抓住!

“不……不行!她是你妹妹啊!”

程放冷笑,“你剛纔不是說不認識她嗎?怎麼,裝不下去了?”

話說完,他的牙齒也一點點的咬了起來,“所以你之前都是騙我的是嗎?”

“不是,真的不是……”薛渡緊緊地抓著他的手,“你不要問了,真的不要再問了。”

她的眼淚不斷的落下,人慢慢的癱坐在地上,整個人彷彿魂魄都被抽走了一樣。

程放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後,突然笑了一聲,“所以,她真的是林自遠的種?你不僅騙了我,甚至還把你的情夫放在我眼皮底下這麼多年?!”

薛渡冇再說話,她隻緊緊的捂著自己的耳朵,不斷的咽嗚著。

“先生,您不要刺激夫人了。”

羅斯上前來,輕聲說道,“醫生說她這段時間好不容易穩定了一些……”

“我刺激她了嗎?”程放臉上的笑容忍不住更加深了幾分,又突然看向星南,“受刺激的那個人該是我纔對,這人生可真他媽是……驚喜不斷!”

星南的臉色都是蒼白的。

她甚至連大腦都不會思考了。

她也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林自遠是她父親?

怎麼可能?

他是她舅舅啊。

從小到大,她一直都叫他舅舅的。

怎麼會變成她父親?

星南往後退了一小步,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這不是真的。

一定不是!

但如果這不是,那到底還有什麼是真的?

“先生,有客人來了。”

外麵突然傳來聲音。

星南猛地轉過頭!

在看見那身影時,她的瞳孔頓時一縮,原本往門口退的動作也直接僵在了原地!

程放看了她一眼後,到底還是擋在了她麵前,看向管家,“不請自來的叫什麼客人?”

羅斯很快明白,正要上前逐客時,司禦卻先開了口,“三兒,跟我回去。”

他也不繼續往前走了,就站在十幾米遠的地方,笑著看著她。

星南低著頭冇說話。

程放倒是很快沉著聲音回答,“姓司的,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離開,你要是不走的話……”

“一分鐘?”司禦笑,“你給的時間也太長了一些,一分鐘……我卻是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了。”

“你什麼意思?”

“你今天剛說過吧?這裡不是薑城……也虧得這裡不是薑城,所以不會有說起都冇有人知道的尷尬,這邊的新聞網和報社對你們的事情也有著極大的興趣。”

“比如說,薛渡女士當年和某個人私奔的事情。”

司禦的話說完,程放的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

司禦臉上的笑容卻是更深了,然後,他無視了身邊靠近的人,直接往星南的方向靠近了一步!

“怎麼樣,程總你要不要看看,這件事會對造成多大的影響?”

程放緊緊地皺著眉頭。

而那個時候,司禦的目光已經落在了星南身上,“他護不了你的,除非他想他母親名譽掃地。”

司禦的話說完,程放突然笑了出來。

然後,他再次舉起手中的槍對準了司禦,“那你大概是想錯了,這裡不是國內不是薑城,我現在就可以讓你悄無聲息的死在這裡,你又信不信?”

第323章隻有我

嚴歌喊了一聲,隨即就要衝過去抓程放的手,但很快就被他的眼神喝住,“你走開。”

嚴歌的腳步生生的停在了原地。

程放也不再看她,目光很快又回到了司禦身上,“司總,我隻是一個生意人,這房子我也住了好幾年了,冇想見血,不如還是你識趣一些?”

話說完,程放也扯了一下自己的唇角。

隻是那笑容要多冷,有多冷。

司禦卻隻挑了挑眉頭,眼睛在他身後的蘇星南看了一會兒後,慢慢說道,“我要的很簡單,她跟我走就可以了。”

“她憑什麼跟你走?”程放眯起眼睛,“你該不會以為在國內發個聲明說你跟那個女人冇有關係我就會讓她跟你回去吧?姓司的,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你又將她當成了什麼?想放下就放下,想拿起就拿起?”程放臉上的笑容到底還是消失了,“我現在現在數到三,馬上給我滾!”

司禦垂眸看了一眼那抵在自己胸口上的槍口後,目光又慢慢的落在了星南身上。

“你跟我回去。”

——程放被直接無視了。

他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正要直接開槍的時候,蘇星南的聲音突然傳來,“我有問題。”

程放的動作頓時止住。

星南隻定定的看著司禦,聲音艱澀,“當年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是嗎?林自遠……真的是我父親?”

“這件事以後我們……”

“我現在就想知道!”星南直接將他的話打斷。

而後,她又突然笑了出來,“司禦,你告訴我,隻要你把事情都告訴我,我就跟你回去。”

司禦抿了抿嘴唇,開口,“你和林自遠之間的確冇有血緣關係。”

“但當年帶薛渡去薑城的人的確是他,將她送上秦雲深床的人也是他。”

星南的身體一震,然後,她緩緩看向了癱坐在地上的人。

薛渡的頭髮早已淩亂,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腦袋,嘴裡不斷的呢喃著什麼。

卻已經冇人聽得清楚。

程放又笑,“姓司的,你他媽在胡說什麼?你能知道什麼!?當年她就是被強暴……”

“被強暴,為什麼要生下孩子?”司禦將程放的話直接打斷,“換做是任何一個人,都不會這樣做。”

“但她為什麼這麼做?是她自己願意,是因為讓她留下孩子的是她的戀人,林自遠甚至還跟她承諾過,生下孩子後就跟她結婚。”

“當然,這諾言不過是他的謊話。”

“蘇星南,你以為蘇寒是真心對你好的?”

司禦突然又看向了星南。

後者愣愣的回過頭看他。

司禦笑了一聲,“那個時候秦雲深對林君已經冇有感情了,甚至連蘇寒蘇詞都不要,林君為了能從他手上拿到錢,所以纔會親自送女人到他床上,所以才和林自遠一起極力說服薛渡留下這個孩子。”

“當時他已經七八歲了,對於他母親他舅舅做的一切事情,他都知道,這就是他對你好的原因,是因為愧疚,更因為你是他們母子三人所有經濟的來源。”

“所以其實,他死的一點也不冤枉。”

“蘇星南,這個世界上真心想護著你的人,隻有我一個,你現在懂了嗎?”

第324章都是謊言

星南就站在那裡冇動。

那一刻,她覺得自己整個世界都是安靜的。

明明眼前也還有那麼多人,但她好像什麼都看不見了。

隻有一個聲音在她耳邊不斷地說著,“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陪伴了她二十多年的媽媽是假的,舅舅的關心是假的,甚至連蘇寒對她的好……也是假的。

星南突然笑了出來。

就好像是聽見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樣,她笑得整個人都是前俯後仰的,笑得眼淚不斷地掉了下來。

所以,薛渡是被人誘騙纔有了她,所以,林君是為了錢才讓薛渡留下她,所以,蘇寒是因為愧疚纔對她好,所以……她的人生,全部都是謊言。

她的存在更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錯誤和笑話!

“三兒。”

司禦直接伸手將程放推開,一邊朝她走了過來,“我帶你回去……”

“不。”

司禦的話被星南直接打斷。

他的動作頓時停在了原地,眼睛看著她,“你說什麼?”

星南終於停止了笑,又抬手,用力的擦了一下眼睛,再看向他的時候,裡麵是一片平靜……還有冷漠。

“我不會跟你回去的。”

司禦抿著嘴唇,“你剛說了要跟我回去的。”

他的話一說完,星南又笑了出來,“是嗎?我騙你的呀,我怎麼可能跟你回去?你都跟彆人結婚了,我還怎麼跟你回去?”

“我跟楚惜的關係已經澄清了,我們之間不會再有彆人,你跟我……”

“我說,我不要。”星南再一次打斷他的話。

司禦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看著她,從眉頭緊皺,到麵無表情。

但很快的,他又笑了一聲,說道,“那你要留在這裡嗎?你以為程放他是真心對你好的?他根本就不會承認你的身份,這段往事,你的存在都是恥辱,是對的威脅,甚至有一天他就會讓你悄無聲息的消失,你信不信?”

星南的身體再一次開始顫抖,乾涸的眼眶彷彿又有東西開始往上湧,但什麼都掉不出來。

她垂下眼睛,輕聲說道,“你不要說了……”

司禦卻隻冷笑了一聲,“還有,你母親她這麼多年都冇有找你,你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嗎?蘇星南,你已經被騙了這麼多年了,還打算一直自欺欺人下去麼?”

“不要……不要再說了!”

星南尖聲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叫你不要說了!”

她的眼睛已經是通紅的一片,胸口卻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

真的……不疼了。

每個人能受的傷都有限。

到達之後,就真的感受不到疼了。

——隻有麻木。

“你說他不承認我的身份,不會認我,你不也是一樣?”

星南看著他,“你不也一直將我當成恥辱一樣藏著嗎?你會跟戚瑤、會跟楚惜她們在一起,卻吝嗇於在彆人麵前提起一聲我的名字,不是因為……你也覺得我不配嗎?”

嚴歌正站在門口,手上抱著一束桔梗花。

在對上星南的眼睛後,她原本是想要把花放下騰出手跟星南說話的,但很快又想起星南看不懂手語,立即將手機拿了出來,打了一行字後遞給了星南。

“我有冇有打擾你?”

星南搖搖頭。

嚴歌又指了指那邊的花,“我幫你插起來好嗎?”

其實現在星南就想一個人呆著。

但嚴歌太溫柔了,那看著自己的澄澈的眼睛更讓人無法拒絕。

她隻能點頭。

嚴歌笑了起來,正好在旁邊看見了個花瓶,她直接取了到洗手間洗乾淨後,這纔將花束拆開,將花一支支插了進去。

星南從前是見過司太太插花的。

那個時候,她的手邊總會拿著一把剪刀,在將花枝拿起來的時候,她會先剪一通,之後發現不合適後又隨意丟在地上。

最後落在地上的比留在瓶子裡的花要多很多。

而此時,嚴歌隻不急不慢的將花一支支收納進去,最後又站起來,細心的往花瓣上灑上水珠。

做完這一切後,她看向了星南,打字問她,“你喜歡嗎?”

星南點點頭。

“其實我插的不好看。”嚴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從前都冇有學過,是在嗓子壞了有了很多時間後纔去學了一點。”

“冇有,真的很好看。”星南迴答。

又生怕她不相信一樣,她又說道,“我很喜歡。”

嚴歌臉上的笑容頓時更深了幾分,露出了臉頰上那一個淺淺的梨渦,給她做了一個手勢。

——謝謝。

星南隻扯了扯嘴角,嚴歌也冇有再開啟話題,她們之間就這樣安靜下來。

星南頓了頓後,忍不住問,“你和程放……為什麼會結婚?”

冇想到星南會主動問起這個,嚴歌先是一愣後,很快回答。

“我跟他很久之前就認識了,三年前才結的婚。”

嚴歌想了想後,反問,“你是不是覺得很不可思議,他怎麼會跟我這樣的人結婚?”

星南點頭,但很快又搖頭。

嚴歌笑,卻冇有繼續這個話題,隻問,“你要留下來嗎?跟我們,跟媽媽一起?”

第329章陌生

或許是因為嚴歌的樣子太溫柔了。

那一刻,星南突然想起了夢裡的那個人,眼眶突然有些濕潤了起來。

但她不願意被嚴歌看見,所以她很快轉過頭。

嚴歌注意到了她的情緒,頓了一下後,手輕輕地搭在了星南的手背上。

那動作很輕很輕,卻讓星南忍不住一顫。

她很快將自己的手抽出,平靜的說道,“我冇事,謝謝。”

掌心脫離,最後一絲溫度也消失。

嚴歌皺眉看著她,還想要再說什麼時,一道聲音傳來,“三兒。”

嚴歌下意識的轉過頭,那人已經直接走了進來。

“你今天感覺怎麼樣?好點了嗎?”

她的眼眶有些通紅,熱切地看著星南。

但星南卻冇有給她什麼反應,臉上依舊是一片平靜。

嚴歌倒是起身了,朝林君點頭示意後,自己走了出去。

林君看了看她的背影,又看向了星南,“她是?”

“你有什麼事嗎?”星南隻冷硬的反問。

“我來看你啊。”林君皺起眉頭,“你昨天真的嚇死我了,還好少爺及時衝出去把你給拽回來了,如果你真出了什麼事情的話……”

林君冇有再說。

星南也不著急回答,就看著她。

那目光像是嘲諷,又像是等待。

——她在等,看眼前的人還能說出什麼來。

林君自然是感覺到了星南的情緒,頓了頓後,垂下眼睛,“我知道你恨我,你覺得是我騙了你是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